美再提所谓“清洁网络”外交部美方浑身污迹没有资格对他国指手画脚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9月7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5日,美国国务院推特转发美国务卿蓬佩奥、副国务卿克拉奇表态称,整个世界开始团结在一个核心共识上,即中国共产党将拒绝以公平、对等、透明的方式进行竞争。中国共产党正试图利用5G技术创造奥威尔笔下的《1984》,并将其输出到21世纪。我们呼吁所有热爱自由的国家和公司加入“清洁网络”。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这是美国个别政客搞撒谎外交、欺骗外交、偷窃外交的又一例子。他们所谓的“整个世界”大概就是美国自己吧。他们所谓的“核心共识”,只有把主语换成美国个别政客,才符合事实。美国一路毁约“退群”,甚至制裁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发起贸易战,蛮横打压外国高科技企业,以莫须有借口抓捕中国企业高管,就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美国以威逼诱骗手段打造所谓“清洁网络”,通过“棱镜计划”、“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等项目,打造“间谍帝国”、“窃听帝国”、“黑客帝国”。其实美方早就浑身污迹,没有任何资格对他国指手画脚。事实证明,正是美国“拒绝以公平、对等、透明的方式进行竞争”,正是美国试图利用自身优势“创造奥威尔笔下的《1984》并将其输出到21世纪”。美国个别政客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摧毁和终结美国一贯自我标榜的自由市场、竞争中立、法治精神和国际规则,国际社会都应当坚决抵制他们的倒行逆施。

504室凶案现场被贴上封条,马兆兵带着七旬母亲搬到楼下的403室。

3分钟后,王涛向马洪兵发出口头警告,对方仍拒不配合,还几次试图拿着菜刀冲出厨房门口,被一旁的马兆兵劝阻拦下。

情况很快变得失控。大哥马伟兵突然从504室门外持两把尖刀冲了进来,疯狂袭击了室内的四名警务人员;马洪兵见状,也持菜刀砍向了民警。

板闸家苑小区有50多栋楼,7000余居民,是当地一处安置小区,住着原板闸村在内附近多个村庄的“原住民”。

32岁的王涛在工作中是 “拼命三郎”,从警6年直接或参与抓获嫌疑人420余名、网上在逃人员106名;安业雷与王涛同岁,退伍后于2013年进入辅警队伍,除了这份工作,他还是一位热衷自费参与公益的志愿者。

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及副领导人赖清德、台“行政院长”苏贞昌,27日都前去参加该音乐会。《联合报》报道称,由于来宾阵容“坚强”,维安也比平时严格,力求滴水不漏。

马兆兵称,2019年,马伟兵和刑满释放的马洪兵先后两次“砸人家门”,被派出所两次拘留。七旬母亲也是在去年5月为此气急攻心突发脑梗,手术后偏瘫生活无法自理,行走都需要人搀扶。“今年1月,他们两个人又持刀到他人家里,在门口用刀威胁人家。”

执法记录仪录像显示,当日10时14分,他们4人一行敲开了该小区29栋2单元504室的门,主动出示警官证后进入房内进行现场核查。

王春坤和吴骏就地拿起凳子反击,又掏出辣椒水向马伟兵和马洪兵喷洒。马伟兵和马洪兵夺门逃走。

“当时马洪兵在厨房切菜。”参与这次行动的王春坤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多次要求核查马洪兵身份均被拒绝,马洪兵还举刀威胁。

淮安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马伟兵、马洪兵两人因经济纠纷携刀于今年1月31日下午到淮安区某小区,对王某某进行殴打、威胁。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于2月1日决定对马伟兵、马洪兵寻衅滋事案立案侦查,并于2月3日对上述两人上网追逃。

事后据法医鉴定,王涛左侧颈动脉完全离断,安业雷左腹主动脉被刺破,两人创口表面均为3.8厘米,刺入深度分别为12厘米、10厘米,均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7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在504室外看到,现场已拉起警戒线,门上贴着淮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的封条。一位技术人员穿着鞋套,戴着手套进入房间内补采血迹,做DNA分析。

澎湃新闻从淮安市公安局证实,此次重大袭警案中,王涛和安业雷用身躯挡在了同事前面不幸牺牲,吴骏负伤。

刑满释放不到两年后,马洪兵因“寻衅滋事罪”和哥哥马伟兵一同被警方列为在逃人员。

案发于7月6日上午10时许,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研判发现网上追逃人员马洪兵的活动轨迹,安排民警王涛、王春坤和辅警安业雷、吴骏前往核查。

4名警务人员手持伸缩警棍对马洪兵保持高度戒备。

8个小时后,马氏兄弟二人在汕头小区附近被警方制伏落网。

10时21分43秒,画面里出现了一名中年男子,随即声音开始嘈杂,画面开始剧烈抖动。

案发后,因为504室成为凶案现场,被贴上封条,马兆兵带着母亲搬到楼下的403室,承担照顾七旬母亲和精神有问题的大嫂的任务。

安业雷也用身体挡在吴骏面前,挡住了挥舞着菜刀冲过来的马洪兵。整个过程只有六七秒。

他们敲开板闸家苑小区29栋2单元504室的门,遭到马洪兵几次持菜刀欲冲出厨房行凶,均被在场的三弟马兆兵劝阻拦下。

马家有三兄弟,老大马伟兵、老二马洪兵、老三马兆兵。2016年,拆迁安置,马家分得5套房。

“杀人了,我哥把民警杀了。”马兆兵拿起手机拨打了110。接警平台的女工作人员让他再重复了一遍,以为听错了。

马兆兵也证实,当时二哥马洪兵情绪比较激动,走到厨房阳台前拿起菜刀作势要跳下去。随后让他把手机递过去,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也不知道打通没,喊着“马大被抓了”。

“为了确保马洪兵的人身安全,警务人员劝他保持冷静,安抚他的情绪。”王春坤回忆。

马兆兵称,这是当时马伟兵突然从门外冲进来,手持两把尖刀喊着“杀死你们”,砍向警务人员;二哥马洪兵见状,也转身拿起两把菜刀开始袭击民警。

504室的重大袭警案

马伟兵在接受审讯时交代,他一直隐藏在小区附近,当天他在楼下听到民警与马洪兵争执时,便坐电梯到五楼,从弱电箱里拿出藏在里面的两把尖刀冲进屋内。“整个过程我一直拿着我的杀猪刀在捅,他(马洪兵)一直拿着菜刀在砍。”

在王涛和安业雷的追悼会上,一名淮安市民前来送别,他在卡片上写到:“谢谢你们曾经来过,让每一双眼睛饱含热泪且相信光明。”

室内瞬间被民警喷射的辣椒水弥漫,马兆兵再睁开眼时,客厅已溅满了鲜血,王涛和安业雷倒在了血泊中,吴骏受伤,马伟兵和马洪兵夺门而逃。

报道称,音乐会中,有人高举乱港旗帜,立即被维安人员制止。事后当事人还找到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抗议”,颜若芳称,尊重“国安单位”在安全上的规划,类似状况应该可以适时沟通避免争议,会再向相关单位反映与沟通。

突然袭警的马伟兵今年56岁,一家四口,有两个儿子,妻子患精神类疾病,口不能语,难以自理;马洪兵今年52岁,至今未婚。

老大、老二不务正业,从2004年开始,老三马兆兵便一直照顾七旬母亲,马伟兵从来没有给过钱,相反还老是问马洪兵要。在马兆兵看来,老大是一个好吃懒做,脾气火爆的人。

其中马伟兵和两个儿子获得三套房,马洪兵和老三马兆兵各获得一套房。504室是不久前装修好的马兆兵家。

“‘往后撤,做防护!’这是王涛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王春坤回忆,王涛被刺中后,本能地伸出手臂去挡,又用身体挡在了他前面,拦住了行凶的马伟兵。

7月6日上午,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通过研判发现,网上在逃人员马洪兵在生态文旅区板闸家苑小区有活动情况,安排五大队民警王涛、王春坤和辅警安业雷、吴骏前往开展线索核查工作。

台湾中时新闻网注意到,这件事也引起一些网友的讨论,有人直言民进党在选举时满嘴的挺港言论,但是选举完就翻脸不认人。还有网友酸讽,“又没有要选举,谁说你可以现在举的?”

澎湃新闻获取裁判文书资料显示,马洪兵曾六次获刑,三次获刑涉强奸罪,三次获刑涉盗窃罪,一次获刑涉强制猥亵罪,一次获刑涉放火罪(其中一次同时犯放火罪、盗窃罪;一次同时犯强奸罪、盗窃罪)。

马洪兵最早一次被判刑实在1986年11月,当时仅18岁,因犯放火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最近一次是2016年被判犯强制猥亵罪,刑期四年。2018年,马洪兵获减刑八个月,实际刑期到2018年12月3日止。

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五大队的民警王涛、辅警安业雷牺牲了。

此外,还有网友表示,“选前撑香港,选后who care!”“政权都骗到谁理你,请下次选举时再举牌。”“选举完不用再假装正义凛然撑港啦。”

透过门缝,地板上满是斑驳的血迹。

504室当时有三个人,马兆兵和二哥马洪兵,还有正在阳台休息的身患脑梗的七旬母亲。

板闸家苑居委会党支部曹姓书记回忆,当时一位背部受伤的警务人员跑到小区大门口呼救,门卫跑来向他汇报,他赶紧打电话给街道汇报。“背部被砍了一到几十公分长的伤口,伤口很深。”

老三马兆兵和患脑梗后偏瘫的七旬母亲,目睹了老大马伟兵、老二马洪兵持刀袭警的全部过程。

10时21分起,马洪兵突然暴躁起来,拿着菜刀爬上厨房窗户骑在窗沿上,半个身子伸出窗外叫嚷着“你们再逼我,我就跳楼”。

马兆兵称,他曾试图阻止砍杀,但被空气中的辣椒喷雾弄得睁不开眼,等到洗清眼睛时,客厅已是血迹斑斑。一名警务人员躺在沙发的血泊中,另有一名警务人员倒在通往四层的楼梯间。

“该死。”马兆兵认为,大哥和二哥不该逃,此前闹的事情也不大,更不应该当着母亲的面持刀袭警。“要是当天把门关上就好了。”